• “直男是奶茶,帅哥是喜茶”丨这群女人什么都敢说

    “直男是奶茶,帅哥是喜茶”丨这群女人什么都敢说

    2019年12月25日 17:20:32
    来源:ONE文艺生活

    今天圣诞节,想跟各位介绍一群制造快乐的人——讲脱口秀的女孩们。

    一提到脱口秀女演员,你可能马上会联想到大热美剧《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》里女主角麦瑟尔夫人。

    其实她们有一个更正式的名字:单口喜剧女演员。

    1950年虚拟的纽约,麦瑟尔夫人只有一个。

    2019年现实的北京,“麦瑟尔夫人”同样稀少到堪比大熊猫。

    这个冬天,我们一口气采访了6位“北京麦瑟尔夫人”,个个身怀制造快乐的秘籍。

    幽默是新的性感

    幽默一直以来被认为是男性的专长。女性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,需要更多的勇气、坚韧,还有与困境共舞的决心。

    女单口演员小鹿有个哥哥,从小靠幽默吸引了无数女孩的芳心。

    但是同样有幽默细胞的她,却被同班男孩反感,一女的怎么能这样呢?

    小鹿

    小雪是个北京大妞,从小在胡同里跟人逗贫,天生有幽默细胞。

    但她觉得,女孩幽默,根本算不上一种天赋。

    同样是象征智力的素质,幽默对于女孩来说,远没有美丽、端庄、矜持、优雅来得更重要。

    小雪

    喜欢讲笑话的杨梅曾经想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的搞笑能力:“如果被喜欢的男孩发现我的真面目,他一定会被吓跑的?!?/p>

    有一天她和喜欢的男孩约饭,杨梅职业习惯发作,在席间狂接梗,荤的素的齐上阵。

    但她很快意识到,他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姑娘。

    杨梅

    小鹿对女生幽默天赋这件事情这样调侃:

    “女人啊,完全是为了繁衍后代,强行压抑住了自己搞笑的天性。男人如果知道你脑子转得比他快,你俩就完蛋了?!?/p>

    随着这几年单口喜剧行大火,女演员们一茬一茬地成长了起来。

    大家发现,女人搞笑起来也很厉害。而且和好看的皮囊相比,幽默的灵魂更吸引人。

    当她们开始打破规训,变被动为主动,变成幽默世界的主导者,全世界回馈得不只是愕然,也有惊喜。

    杨梅说,很多脱口秀的女演员,敢于去讲性、婚姻、恋爱的段子,而且有些段子,只有女孩子才能get到其中的笑点。

    有次和朋友聊天,朋友聊到奶茶,说了一句“也不知道室友喝得快不快乐?好不好喝?”

    她突然想到这可以变成段子,于是就有了“普通的男人是普通奶茶,很帅的男人,那就是喜茶啊?!?/p>

    杨梅在表演中

    她们在生活中极少涉猎的“黄段子”,只要加工得足够巧妙,也能够去掉其中的猥琐,变得高级而有趣味。

    在单口喜剧的语境中,女性的话语变得前所未有的宽广。

    在小鹿看来,很多男生不能说的,女性都可以涉猎。

    家暴、性侵这样的话题,男生作为强势方,其实并不如女生作为弱势方来讲效果更好。

    女孩能在舞台上吐槽自己的男朋友,但男性吐槽女朋友会面临道德压力。

    每当小鹿在创作中怀疑话题尺度时,她“一摸胸,发现自己是个女的”,就觉得自己能说。

    生活中的弱势,在创作中转换成了强势的一方。

    观点、态度,甚至或隐或显的攻击性,只要披上了幽默这层面纱,都能够被女性输出。

    好笑给人壮胆撑腰,幽默是新的性感。

    杀死自己,治愈自己

    其实,女性身份曾经也是她们的表演困境。

    有时,这些困境来自于女演员的内心。

    璎宁初登舞台时,能感觉到观众对于男女演员上台时眼神的变化。

    男孩上去,观众们会只期待他的段子,而女孩一上台,穿着外形,全身上下都免不了要被细细打量一番。

    璎宁

    小雪刚当演员时总觉得,自己只要一披下头发,呈现女性化的一面,场子就会莫名其妙地开始变冷,但如果自己把头发扎起来,场子就会炸。

    她花了好长的时间去调整心态,走出“长发魔咒”,她认为女性喜剧人很难:“太脏了,不能说,太疯了,不敢说?!?/p>

    小雪

    小鹿是所有女演员中最爱输出观点的一位,她喜欢关注女性“特有的苦难”。

    有一次小鹿去做妇科检查,被医生选中当案例,让医学院的实习生观摩学习妇科检查过程。

    她像一只烤鸭一样被医生吊起来,投放在医院的大屏幕上,实习生传来阵阵笑声,这一切都让她感到被羞辱:“根本不把你当人看”。

    后来小鹿把这件事情写进了段子,得到了很多女观众的共鸣。

    一个有过同样经历的女观众告诉她,整个妇科检查都太过屈辱了,“就靠那个段子撑着?!?/p>

    小鹿

    杨梅调侃过自己后退的发际线,也讲过自己怎样被一个二缺弟弟嫌弃长得不好看。

    可能在观众看来,这些女孩子为了搞笑,去变得滑稽,贬损自己的形象。

    但其实,当她们勇敢说出那些事情的时候,就已经不被那些事情困扰了。

    有点先杀死自己,再治愈自己的味道。仿佛心理治疗中的暴露疗法,在一次次面对中消解它的苦涩与重量。

    曾经在影视行业工作过的漆漆,有过被制作人骚扰过的经历,她把这个经历变成了段子。

    每当她故作“惊喜”地在舞台上提起“想不到女明星才会遇到的事情,竟然会在我身上发生”,都能博得台下热烈的笑声。

    漆漆

    实际上,这件事情曾对漆漆造成了巨大的伤害,每讲一次就回忆一次,也痛苦一次。

    为什么还要讲?

    讲它是为了忘记。

    漆漆觉得喜剧对人生有治愈的效果,很多东西讲着讲着也会释怀,就像现在看到性侵犯的案例不会像之前那么痛苦了。

    杨梅曾经在学生时代因为外貌经常被同学开玩笑,但你绝对想不到,她现在已经变成了自黑的高手。

    她觉得,在生活开玩笑,别人会当真。本来是正常的对话,别人可能想太多。但是在舞台上,就没有太多这个顾虑。

    越真实的东西,越讲越轻松。

    放不下的,讲着讲着就放下了。

    放下了,就可以拿上台讲。

    战胜不了,不如开心一下

    喜剧创作原理中,有一条略带悲剧色彩的定律:

    让你开心的事情,只能逗自己笑,而当你不开心了,你才能逗别人笑。

    所有的笑点背后,都来自于演员在生活中感受到的负面情绪。

    这些负面情绪,除了女孩们生活中的真实烦恼,还有对生活中种种不合理和荒唐的审视。

    小五讨厌坐班,一天八个小时被摁在办公室,让她感觉自己的行走能力被阉割了。

    小五

    但所有办公室的座椅又是带着轮子的,小五觉得能够四处移动的椅子,简直是工业社会对人被工具化的讽刺。

    一个关于办公室椅子的段子应运而生,听完小五演出一个观众说,第二天上班,她居然也感受到了这种荒唐,觉得自己像是坐着把“轮椅”。

    很多生活里被忽视的素材,被她们深度的思考,然后做成喜剧素材。

    好的段子,你当时听过笑过就过了。

    但是听了脱口秀之后,你遇到很多情景和段子很像的时候,你能会心一笑,对生活有更多体会。

    当然,负面情绪在台上说了,不会改变她们的生活,困难还在那里,不会解决。

    但她们觉得这是一个出口,表达的一个渠道。

    小五说把困境变成段子,可以在不好的事情发生时,让承受痛苦的能力提升一些,对待痛苦的视角更丰富一些。

    小五在舞台上

    每当把它们变成段子的时候,好像有一秒战胜了这个东西,像周星驰的电影。

    生活中解决不了,就用艺术中去完成吧。

    我战胜不了你,我吐槽你还不行吗?

    全职梦想的孤独与守望

    本来在这次采访里,我最期待的是杨梅的故事。

    因为她裸辞167天,去开了一家脱口秀俱乐部,其爽快利落,像极了所有年轻人想要的追梦的样子。

    实际上,所有选择和热爱在一起的过程,都没有那么光鲜,脱口秀尤甚。

    由于市场不够大,能够容纳的演员不够多,上综艺的头部明星身价暴增,大部分线下演员难以糊口。

    在我们采访的6位演员中,只有北京人小雪是全职,原因是“家里有5套房”。

    杨梅为单口喜剧放弃了自己电影宣发的本职工作,但她又必须做一系列兼职来养活自己的爱好。

    参加素人话剧演出的杨梅

    很多前辈和杨梅说,你一定要懂得取舍,不要让其他事情占用你喜剧创作的时间,否则得不偿失。

    杨梅深以为然,但她无法改变这样的生活状态:“一停下兼职,我就会一刻不停地焦虑,对穷的焦虑让我没法放弃?!?/p>

    小鹿的主业是一名律师,靠着自己多年的努力,她已经成功地转型成为“职业脱口秀演员”和“兼职律师”了。

    她无法完全放弃律师的本职工作:“没有退路会让人变态,我不喜欢这样的状态?!?/p>

    律师小鹿在舞台上

    这种尽力维持平衡的生活,让女演员们都非常疲惫,“累”是所有人都挂在嘴上的词。

    璎宁告诉我,工作强度大的时候,她回到家里只想躺着,大脑停摆,没有表达欲,这样的状态非常影响创作,但也无可奈何。

    璎宁在表演中

    除了疲惫,还有单打独斗的孤独感。

    虽然已经是北京小有名气的签约演员,小鹿和小五都选择没有把当单口喜剧演员的事情告诉父母。

    小鹿做了三年之后开了自己的第一个专场,宣传照在微信群里被家里的亲戚发现,这事才被家里人知道。

    她们觉得如果告诉父母家人,你得花时间解释什么是单口喜剧,说服他们打消质疑,还得面对父母日日夜夜苦口婆心的劝告。

    毕竟在上一辈人看来,这并不是个适合女孩的职业,还不如不说。

    我问女演员们,未来的梦想是什么,她们的回答都非常朴素。

    “想成为全职的喜剧演员?!?/p>

    “想开一个个人专场?!?/p>

    “想有自己的喜剧综艺,可以给观众发很多礼物的那种?!?/p>

    在女性的理想主义故事里,没有那么多义无反顾、破釜成舟、绝地求生的浪漫,她们更多的是小心翼翼,尽力平衡,日拱一卒的韧劲。

    我也没有听到她们对功成名就的野心,仿佛对喜剧的爱是这种生活的发端,自然也是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    甜蜜的复仇和胜利

    尽管名利还没有到来,喜剧对人本身的改变,也足够大。

    小鹿说,如果不是因为单口喜剧,她压根就不会留在北京?!白雎墒β?,到哪里不是做?”

    她因为喜剧遇见了自己的朋友、男朋友和今天一切的生活。

    也是喜剧倒逼着她去观察生活,发现生活表面之下的波澜暗涌,让她敏锐和反思。

    璎宁特别擅长感知他人的情绪,但这种敏感是把双刃剑,让她更害怕面对人际上的冲突。严重时,她有一段时间非常消沉。

    璎宁说,是演单口喜剧打开了自己。既然负面情绪都可以讲给陌生人听,又为什么不能讲给身边人呢?

    她由此将自己从消沉中打捞了出来。

    杨梅和小伙伴们一起建立了自己的厂牌遇见喜剧,经历了各种狗血无奈,但她觉得值:

    “我才26岁,就是要瞎折腾,失败了,就卷铺盖回老家呗?!?/p>

    小五觉得喜剧对自己最大的帮助是,以前,痛苦的事情发生了也就发生了,但现在它能够变成喜剧创作的养料。

    这种变废为宝的过程,也是一个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的过程。

    在一个喜剧电影中,一个新人问老喜剧演员:“你让我写关于生活的段子?我的生活要是不好笑怎么办?”

    老演员回答:“亲爱的,所有?的生活都很好笑,我们在上帝眼中就是一群卡通小人儿?!?/p>

    或许生活的本质是痛苦,但是幸亏人类有了幽默,能够消解其中的苦涩。

    生活不会放过任何人,但单口喜剧给了女孩们力气,让她们也不必放过生活。

    等痛苦被晾干了,拿出来抖一抖灰尘,把它们变成诙谐的段子。再对生活进行甜蜜的复仇。

    文章图片来自演员本人及小象馆的独家拍摄

    再次感谢小鹿、小雪、小五、漆漆、杨梅

    及璎宁老师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

    #今日说说:你的快乐秘籍#

    河南快3app 百度一下,你就知道 河北快3软件 快三计划 河南快三注册 湖北快3计划 河南快3稳赢 福建快三 beppin 孙悟空答记者问 部长前妻不承欢 车门町 孙浩英自杀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